醉酒醒来男神在我家,想起我对他做的事赶紧跑了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24 09:23:10
人气:4586

应用作者查罗希每天都在读一个故事

接到许由的电话时,傅史静正在和傅莹母亲安排的一个女孩约会。

对方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相貌英俊,举止优雅,说话得体,不会犯任何错误。但是傅史静无法捕捉到一丝内心的感觉,他情绪的起伏不如许由电话的影响大。

他抱歉地指着手机,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让史静大吃一惊。这不是许由的声音,而是一个男性的声音。另一方解释说他是酒吧的服务员。许由喝得烂醉如泥,他希望傅史静过去能把她带走。

芙史静揉了揉眉毛,问服务员酒吧的地址,尽快去收银台结账,向相亲对象简单解释了一下,匆匆离开了。

傅史静到达酒吧时,许由正拿着酒瓶躺在酒吧里。她没有哭也没有出声。她的脸颊上有泪痕,这表明她是一个刚刚失恋的女人。

芙史静轻轻地叹了口气,抱起她,熟练地背了回去。

“这次是什么?”

他身后有片刻的沉默。然后有一个小噪音。许由抱住他的脖子,低声说,“他爱上了别人。”

“我这么好看,他应该愿意放弃吧?!”许由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怀疑和恼怒,尤其是在夜晚安静的街道上。

傅史静挠了挠耳朵,开始怀疑许由是因为失恋还是因为美貌而喝醉了。

许由的话匣子成功打开了,她开始对她的前男友提出指控。她生气了,同时哭了。她的情绪变化很大。

芙史静静静地听着她,唇线微微抿直,分不清喜怒哀乐。

许由长得很好看,直截了当,活蹦乱跳的。碰巧这段关系总是有起有落。这段关系从未持续超过半年,最后以分手告终。

然而,喝醉似乎已经成为许由告别仪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次他喝醉了,傅史静都会收拾残局。

许由最后说,睡意一点一点地掠过她的神经,她的声音逐渐减弱。在她完全睡着之前,傅静听到了像做梦一样的话:“傅静,要是他们都像你就好了。”

芙史静嘴角苦笑着,心里一时间又酸又胀。

像他一样怎么样?她从来不喜欢他。

回家后,史静把许由放在床上,给她倒了一杯水。

在此期间,傅的母亲打了几次电话,但他没有回答。

因为她哭了,许由此刻就像一个小花猫。她总是喜欢美丽,第二天醒来时肯定会烫头发。芙史静找到卸妆剂,小心翼翼地卸妆。

许由以前教过他卸妆的步骤。几次之后,他相当熟练。

擦擦嘴,许由迷迷糊糊醒来,视线,是芙史静那双深如池水的黑眼睛,仿佛带着磁性,快要把她吸进去了。

许由迟钝地眨着眼睛。他的大脑仍然迟钝。他的动作领先,他抬起头吻了吻他。

昨晚窗帘拉得不紧。中午,太阳从裂缝中射进来,有点刺眼。

许由慢慢睁开眼睛。第一秒钟,他回想起自己在哪里,第二秒钟,他想起昨晚喝了酒,第三秒钟,他想起了昨晚所有的照片。她猛地坐了起来,从房间里的乱七八糟中可以想象出昨晚的情景。

她机械地转过头,看见傅静躺在她身边,唇角微微钩住,睡得很香。

葡萄酒确实有害。

许由轻轻地换了衣服,很随意地洗了脸,像幽灵一样逃离了房子。

“你应该给傅史静吗?!”我最好的朋友唐静震惊了。

许由无力地抬起眼睑。"今天早上醒来时,我的反应和你一样。"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许由脑子里只有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当她主动吻傅静时,她估计是因为她太坚强了,他躲不了,所以她放弃了。

唐静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意味深长:“我一直认为你们两个很合适。既然你们都是这样,一起试试吧?”

“不可能!”许由断然拒绝了这项提议。他的眼睛有点松弛,夹杂着一些复杂的情绪。他低声说:“他是傅史静。”

从童年到成年,好学生从未从前三个年级辍学。他们的衬衫总是扣到最上面,他们不会说脏话。他们现在是享有良好声誉的律师,将来永远不会受到限制。

许由呢?从小,他就被成年人视为坏学生。他的成绩很差,衣服也不合身。他高中辍学了。现在他是一个纹身艺术家,很多人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他。

他们从来都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巧合的是,他们成了朋友。许由已经感到幸运了。你怎么敢指望和史静在一起?

昨晚我没有好好休息。许由睡在唐静的床上,晚上7点醒来。当我打开手机时,我发现傅史静给她发了两条微信。

“我要回去了。”

“别担心,我会负责任的。”

许由懊恼地抓住她的头发,收拾好东西回家。傅史静清理了以前的烂摊子。许由只是躺在床上,把事情弄平了。

第二天早上我早起去上班。

她在附近开了一家纹身店,生意不错。我昨天没有开店。我收到的名单已经改到今天了。

不料徐有刚打开门,一个女人冲过去打了她一巴掌,骂她不要脸,和帮手一起冲进店里开始砸东西。

许由商店的大部分顾客都是男性,因为她很有技巧,所以有很多回头客。然而,这些男人的妻子显然不能接受他们的丈夫整天跑进一个小女孩的商店,把它当作不正当的生意和肮脏的语言。

那真的不轻。许由感到她的头嗡嗡作响,脸颊疼痛。她想拦住店里的那群人,但被那个女人拦住了。她举起手想再次扇许由一巴掌。但他的手停在路中间,一套黑色西装映入眼帘,那名女子被扔了出去。

芙史静转过身来。当他看到许由的右脸颊又红又肿时,他深邃的额头和眼睛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愤怒。

碰巧那个女人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指着傅史静说:“你是谁,为什么打我?”

芙史静看起来很沮丧。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我是徐小姐的律师。我将使用这个号码与您联系,了解商店的人身伤害、精神损失和赔偿情况。”

“你在开玩笑吗?”刚才女人的气势显然不够,眼神闪烁。

傅史静拿出手机,拍下了被砸商店和那个女人的视频。他不理那个女人,绕着许由的手腕转了转。他的语气和刚才很不一样:“我带你去医院。”

傅史静已经遵守规则20年了,很少做任何不正常的事情。为许由而战是一回事。

许由的妈妈是一颗美丽的小星星。最突出的是那张能让所有生物颠倒的脸。然而,许由也很好地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她在水中长大,有许多崇拜者,被许多女孩羡慕。

然而,她的父亲非常愿意赌博,以至于她的母亲非常生气,她选择离婚来追求她的事业。许由被抛给了她父亲,遭受了许多流言蜚语。碰巧她个性火爆,得罪了许多人。一天下午,她被一群歹徒困在小巷里。

许由,不管他有多强硬,都无法打败这么多人。他很快被推倒在地,裸露的小腿被剥皮。

几个男孩一点也不懂同情心,威胁要问候许由。她无力地闭上眼睛,但没有感觉到疼痛,只听到耳边低沉的嗡嗡声。

她突然睁开眼睛,看到傅史静站在她面前,受到沉重的打击。

这个少年的身体又瘦又瘦,但就像一座山,紧紧地保护着她,挡住了所有混混的拳头和脚。幸运的是,一些人经过,他们得救了。

傅史静的脸、手和看不见的地方都被装饰了,他的衣服沾满了鲜血,看起来令人震惊。

许由的心似乎被刺痛了。疼痛席卷了他。泪水夺眶而出,他的声音抽泣着,“对不起。”

芙史静把她半抱在怀里,轻轻地擦去眼泪。"我保证会保护你一辈子。"

许由当时做了一个决定,把身上的刺拿开,停止制造麻烦。我没想到今天会牵扯到他。

许由看着傅史静的背影。他高得多。他合适的套装是收集平滑肌线,展示了一个成年男人的魅力。

许由轻轻地握了握傅史静的手。他拧了拧眉毛,转过身来:“怎么了?”

"不要去医院,回家热敷一下就行了。"

傅史静看到自己有多坚持,没有多说什么。她跟着回家,煮鸡蛋来消肿。

他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空气似乎凝固了。

"我将对昨天发生的事情负责。"芙史静打破了沉默。

“不!”许由尖叫着跳了起来。鸡蛋掉到了地上。

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许由往后一靠,咬着嘴唇。“反正这只是个意外,不算太多……”

“这不是意外。”芙史静平静地打断了她。

许由一动不动地站着,红着脸,有点滑稽。

芙史静又剥了一个鸡蛋,轻轻地涂在脸上,眼睛一直盯着她。

"我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事故。"史静闭上眼睛,声音嘶哑。“我喜欢你很久了。”

他的话似乎打开了暂停按钮,许由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

许由搬到鞍山区时,傅史静才六岁。那时,他的父母忙于工作,不得不委托保姆照顾他。

一天,当保姆没来上班时,福史静饿得大叫起来。他想给他父母打电话,害怕打扰他们的工作。他揉了揉肚子,不知所措。

这时,不远处传来食物的清香。傅史静顺着气味打开门,透过窗户看到对面刘姥姥家有一个小女孩,她正站在长凳上,熟练地做饭。

芙史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正好被她当场抓住,匆匆回到房间。

过了一会儿,房子外面传来敲门声。芙史静打开门,看见小女孩站在门外。她茫然地问他,"你想来我家吃饭吗?"

傅史静指着他的手指犹豫了一下:“我妈妈说她不能在陌生的房子里吃饭。”

“你想吃东西吗?”

“吃!”傅史静没有骨气地跟着她回家。

刘奶奶热情地招呼傅史静坐下,指着她旁边的小女孩。"这是我的孙女许由,她和你一样大。"

傅史静礼貌地回答:“你好。”

徐有高冷冷地“嗯”了一声。

即使两人相遇,从那以后,傅史静也经常去刘姥姥家搓饭。后来,傅的妈妈知道保姆很懒,就解雇了她。她给刘姥姥食物,并请她照顾傅史静。

结果,两人成了好朋友。

后来,傅史静的父亲升职后,他搬了家,但傅史静与许由保持联系。

在那个时期发生了很多事情。许由的父亲因受伤入狱,刘奶奶因病去世。许由的母亲来给许由一大笔钱,匆匆离开了。

在此期间,傅史静一直和她在一起。

他知道他对许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后来,当他到了青春期,他逐渐意识到这种特殊的感觉叫做喜欢。

他想告诉她他什么时候大学入学考试毕业。

事故发生在暑假,当时他二年级,升到三年级。一天,许由喝醉了,看起来很悲伤。他一直仰面躺着哭。

"我有一个非常喜欢它的人。"许由突然发出声音。芙史静的背僵硬了一会儿,像一盆冷水浇在他的头顶。严寒蔓延到他的四肢骨头。

许由的声音哽咽了:“但我不能喜欢他。”

这是许由第一次失恋,傅史静第一次失恋。

第二天,许由带着一个男孩去见傅史静,兴奋地对他说:“我有男朋友,所以我不能经常和你玩。”

又过了一个月,许由告诉他,“我想和我的男朋友在一个城市工作,所以我不能和你一起参加高考。”

以前,他们约好去T市的一所学校参加考试。他学习法律,她学习美术。

许由违背了他的诺言,逐渐淡出了傅史静的世界。

在那段时间里,他专心学习,高考成绩很好。他没有答应傅的母亲出国留学,而是选择了a市的一所大学,并找到了许由。

那时,她和前男友分手,在一家纹身店当学徒。

傅史静总是记得她看到自己时的表情,带着喜悦、遗憾和许多他无法理解的情感。

但没关系。他只想和她在一起,信守保护她的诺言。

傅史静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个秘密隐藏一辈子。即使他说出来,也不会有如此混乱的局面。

但是当它说的时候,我心中的巨石被移走了,这就容易多了。

许由的脸变得不那么红肿了,但他的大脑此刻却一片混乱。

芙史静扔掉冷鸡蛋,去厨房倒了一杯热水,看上去和往常一样。

忏悔之后怎么会有人如此平静?

当他心烦意乱时,许由饿着肚子攻击他,不由自主地挠着他的头发。

"再刮一次,你就会秃顶。"芙史静把手拿开,温柔地说,“我给你时间,不要强迫自己。”

许由闭了几次嘴。他想说很多,但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史静拿起西装外套,准备离开。"我为你叫了外卖,记得按时吃饭."

当他正要关门时,许由拦住了他:“福史静!”

芙史静行动起来,拉开门,挑了挑眉毛。

许由赤脚冲到他面前,无法掩饰自己的衰落:“我们必须这样做吗?”

芙史静的目光落在她白皙柔嫩的小脚上。她伸出长长的手,像个孩子一样把她抱到沙发上。

许由的脸不情愿地变红了。

傅史静用平静的声音从高处看着她:“许由,你先激怒了我。”

既然已经挑起事端,就没有退路了。

他们未来的关系将被分割或封闭,并且没有第三种选择。

傅史静离开后,许由把头埋在膝盖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根据她最初的计划,她认为这是个意外,两人仍然是好朋友。然而,我没想到他真的喜欢她这么久。如果他拒绝了,他们就再也不会是朋友了。

但是如果我们在一起...

许由烦躁地挠着头发。

不得不说,傅史静是一名非常合格的律师,第二天许由得到了赔偿和道歉。

这家商店需要重新装修。许由在家里迷迷糊糊呆了几天。她已经考虑了所有的可能性,但仍无法解决。

虽然她谈了很多关于爱情的事情,但她仍然握着手拥抱。她的爱情经历非常有限,更不用说这些棘手的问题了。

傅史静也遵守了协议,这些天没有找到她,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唐静对此无能为力。看着许由憔悴的脸,他在人群中喊道,并请大家出去玩。

“我带你放松两天。首先,我会让你恢复精力,然后我会慢慢考虑其他事情。我担心你呆在家里会发疯的。”

许由认为她说的很有道理,问道:“你要去哪里?”

"班长说他可以去他家的度假村,游泳和爬山。"

许由觉得这个计划可行,点点头。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你派了什么小组?”

“是的,有这么多人。”

许由是唐静和傅史静高中的同学。虽然她高中三年级就辍学了,但她和每个人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许由叫了一声:“傅史静不会也去吗?”

人群在数人数。唐静对这个消息回答说:“不,他不讨厌这个人多的地方。”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傅史静在人群中说:“我也去。”

唐静同情地看着许由。

许由扮了个鬼脸。“那我就不去了。”

“这可能行不通。”唐静指着他的手机。"我已经为我们报名了。"

许由仰天长啸。

最后,他不情愿地参加了聚会。

我们计划先在别墅吃晚饭,然后爬山,待一夜,第二天再回去。

许由和唐静来得有点晚,当她进来时,引起了傅史静的注意。他像星星和月亮一样坐在中间,一群女同学在问他,她们的受欢迎程度还是一样。

许由避开他的视线,找了一个离他很远的地方坐下。

一个相处得很好的女孩过来和他们聊天,指着傅史静面前的女孩。她低声说,“那是张林最好的朋友,沈辛然。据说她也是一名律师。她一直把傅沈达视为自己的偶像。张林特地带她来这里修理。”

许由顺手看了看,在人群中发现了一张陌生的脸。它看起来像一个小碧玉。傅静的眼睛看起来明亮而害羞。

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感从我心底蔓延开来。

吃饭时,张林总是把话题带到傅史静和沈辛然身上。他想划红线的想法太明显了。

一些学生说,“傅沈达真的需要恋爱。我听说他不久前去相亲了。就这样吗?”

一群人八卦地看着傅史静。

他看了许由一眼,笑着回答:“不”。

那天当他从许由回来时,傅的妈妈责备了他,但是他的相亲对象说他可以再相处,傅史静坚决拒绝了。

许由心不在焉地吃着饭。唐静凑近她的耳朵,低声说,“你打乱了相亲吗?”

许由的嘴角融化成苦笑,声音轻轻落下:“是的。”

傅史静喜欢她十年了,许由也喜欢她?

(作品名称:“想隐藏自己的爱”,作者:查罗希。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重庆幸运农场app 贵州快3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