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源环境二股东跑路式质押 企业家的责任在哪儿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23 20:51:04
人气:3211

像其他陷入财务困境的ppp公司一样,星源环境最初的主要股东出售了他们的控股股份,并抵押了所有剩余的股份,以寻找另一条出路,尽管他们已经获救。

李国强/温,本刊特别作者

一个月前,8月5日晚,东方花园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何乔女和唐凯计划将公司控股权转让给朝阳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中心的全资子公司汇鑫。

作为ppp领域的领导者,东方花园的困境凸显了该行业的特点:一是项目需要大量资金;第二,由于地方融资平台的存在,地方政府没有给予ppp合作企业最好的资源。第三,私营企业很难筹集资金。

与东方花园类似,星源环境也是一家从事环保项目的公司,与当地政府的合作主要是ppp。两家公司面临的困难是相似的,它们采取的措施也有共同点。

早在2018年10月和11月,财务困难的大股东兴元控股集团就联系了两家国有资本平台和中国煤炭地质总局,并签署了投资意向协议。然而,星源环境最终变成了新希望投资集团(以下简称“新希望”)的怀抱。2019年4月,公司发布公告,新希望协议下星源控股公司持有的23.60%股份转让完成。重组后,新希望有四家上市公司:新希望、华创洋安、新乳业和星源环境。

兴元控股集团退居第二大股东。数据显示,该公司已质押全部股份,共计1.58亿股,占总股本的10.1%。很明显,这两个股东也很可能是不当的,清仓承诺又有了新的发展。

陷入现金流困境

Ppp应该是政府、社会资本和公众的多利益政策。然而,近年来,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已经开始“切断”ppp项目的供应。有什么问题吗?

早在2013年,财政部就颁布了一项鼓励公私伙伴关系业务的政策。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部委于2015年开始大力推进ppp业务。计划通过发展公私伙伴关系收回地方政府主导的资本。然而,实际情况是,全国各地的城市投资公司并没有减少业务量。政府经常使用盈利能力差、还款周期长、资本占用大的ppp业务项目。

2017年4月,六部委联合发布文件,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的借贷和融资行为,为ppp产业打下坚实基础。明确禁止国务院批准范围以外的地方政府举债,特别强调不得以任何方式承诺回购社会资本方的投资本金,不得以任何方式承担社会资本方的投资本金损失,不得以任何方式承诺社会资本方的最低收入,不得以有限合伙基金等股权投资方式的任何附加条款变相举债。

当时进入ppp领域的大多数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左右都遇到了资金周转困难。

星源环境也不例外。其半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达到8.05亿元,同比下降48.47%。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578万元,同比下降79.72%。

据披露,公司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重组后,新的管理团队有选择地“瘦身”,在资金回报不利时停止盲目追求销售。

该公司资产负债率达到70%,比去年同期增长8个百分点。与年初相比,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贷款、长期贷款和长期应付款均大幅增加,计息负债总额超过30亿元。

损益表显示利息支出高达7698万元,是公司净利润的三倍以上,表明公司的资本成本极高。由于ppp业务的特殊性,企业需要及时引入资金并支付施工人员工资。该公司的资本链濒临崩溃。

然而,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资金短缺。2015年至2018年,公司净营运现金流为负,总“赤字”为11.78亿元。这表明该公司的销售并没有有效地收回资金。收入规模越大,资金压力就越大。

然而,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的净营运现金流很少成为正数。虽然金额只有6470万元,但也有所改善,但远远落后于投资现金流的流出速度。公司同期投资现金流流出率高达5.67亿元。

从半年度报告的经营指标来看,公司库存周转天数和平均收款期几乎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库存周转天数增加到1295.81天,平均收款期增加到301.33天。这表明公司流动资产质量相对较差,减值风险较大。目前的收入和净利润在一定程度上有水分。

新大股东的行为

新希望成为星源环境的最大股东,同时重组管理团队,梳理和整合公司的业务流程。

星源环境新团队对公司财务管理进行了全面改革,主要做了以下工作:

首先,优化现金流。成立应收账款收集小组,调查公司的应收账款。考虑到公司的平均收款期高达300多天,坏账的真实风险非常高。竣工项目应当验收合格,资金应当迅速提取。这也是公司净营运现金流为正的主要原因。

二是集中子公司的财务管理。星源环境的不良财务状况与公司财务管理水平低下有关。新团队通过实施全面的预算管理和统一的资金借入和汇集的规范财务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公司的财务状况。

第三,关联方贷款。大股东向公司借款,关联方提供保理融资服务,及时满足公司流动性需求。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星源环境下的应收账款质量相对较差。保理融资业务虽然缓解了公司的资金周转困难,但也给关联方带来了更大的风险。

如上所述,当新的大股东轰轰烈烈就职时,兴元控股集团将其所有股份质押给上市公司。

然而,半年度报告显示,星源环境和星源控股集团仍有未完成的关联交易。3月25日,星源环境通过关联交易议案,向星源控股集团借款1亿元,年利率为11%。如此高的利率使星源控股集团受益匪浅。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4月16日,星源环境通过了关联交易法案,从东信希望新股中借款1.8亿元,年利率仅为4.35%。

可以看出,新的大股东对前大股东非常友好,高贷款利率也被视为此次资产重组交易的“礼物”。

兴元控股集团案例

作为股东,星源控股集团对上市公司贷款的利率远高于新希望。相关资料显示,星源控股集团也参与了民间借贷业务,甚至还参与了一些诉讼。

据眼部调查,星源控股集团是一家注册资本仅为6880万元的小微企业。然而,它在投资、教育、国际贸易、食品、农业科技、旅游等广泛的行业中投资了多达27家企业。

然而,最近发生了三起涉及非政府贷款诉讼的诉讼。

以2019年7月为例:2017年8月24日,原告(兴元控股集团)与被告浙江彭颖船舶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签订贷款协议,约定被告浙江彭颖船舶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向原告借款1000万元,被告应为被告浙江彭颖船舶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提供担保。 原告于2017年8月24日向被告浙江彭颖船舶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缴纳人民币1000万元,被告浙江彭颖船舶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分别返还人民币100万元和500万元。 到目前为止,贷款本金仍为400万元,原告一再要求,被告尚未支付。

兴元控股集团出售其大部分股份,并承诺所有剩余股份参与私人借贷。此外,2018年,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向该公司通报其被动减持情况,表明其资本状况并不十分乐观。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实际的控制者没有时间来照顾上市公司的运作,最终转手。

企业家的责任是什么?

东方花园前实际控制人何乔女曾在一次研讨会上对央行行长易纲表示:“现在对民营企业来说太难了。如果易司司长为我批准一家银行,我一定会把这些企业一个接一个地拯救出来。”

然而,在收到纾困基金后,何女士最终并没有选择拯救自己的东方花园。相反,她计划将自己的股份出售给国有资产。然后她真的去了一家银行。据眼部调查,何乔女目前是成立于2017年的北京中关村银行有限公司的董事。

2018年12月,星源环境也获得了杭州国有资产的援助。浙江余杭转型升级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杭州余杭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别向星元控股增资4亿元现金和不超过6亿元资产。

最终,星源环境也没能逃脱被卖掉的命运。大股东出售他们的股份,转而参与私人贷款。

一方面,政策层面是鼓励人们从空虚走向真实。另一方面,残酷的市场一再证明,成为一个实体远比成为一个金融机构困难。

随着经济形势变得越来越复杂,a股上市公司的“雷暴”数量也在逐渐增加。这就对企业家的道德品质提出了质疑:是把上市公司变成一个赚钱的工具,还是成为一个稳固的行业,让上市公司成为股票市场发展的基石?

资料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台湾宾果下载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台湾宾果下载 12bet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