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27岁征婚碰壁,我掏出1000平小院的房产证,满街帅哥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25 18:04:15
人气:1747

27岁的他要求结婚时碰壁了。我拿出1000平方码的房产证,街上的帅哥们挤在一起相亲

夜市街就像一座正在融化和坍塌的冰山。四周空无一人,四周漆黑一片。

少侠一次又一次地把何友带回来。当他到达黄色井时,没有退路。少侠大叫:“敢跟我跳吗?”

何友友拼命忍住颤抖,咬牙切齿。“如果你跳,我就跳。”

一个人可以跳进井里生活吗?小霞不确定,但至少有两个人还活着。

他们上方的井口是毁灭者柯南在八仙街的横冲直撞。在他们面前,有一条很深的隧道。最后是一个房间和另一个女人的记忆。

朱宇轩另一场分手的场景在风格上和歇斯底里大不相同。

一个像少侠这么大的漂亮女孩在朱宇轩哭着打碎了各种东西。

“你觉得我的条件不好你早说了!我把你从我的村子里骗走了吗?你哄了我四年,你这个骗子!”那个女人哭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去厨房用菜刀割腕。

朱宇轩放下菜刀气急败坏地大声喊道,“我为什么不爱你?我一生只爱你!但是我不能结婚,房子不是我的,汽车不是我的,押金也不是我的。如果我嫁给你,我会被赶出家门的!我的月薪足够我们吃一些日本食物。梁友琴,你看得很清楚!”

“我不吃日本食物,我买食物做饭!我又不是没有过艰苦的生活!我们租了一栋小房子,我们赚钱独立生活,我们抚养自己的孩子,日子会永远更好!可以吗?”梁友琴拉着他,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哭泣。

然而,朱宇轩很无奈,像个小男孩,坐在刀山上,半天不说话。

梁友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抽泣了很久。突然,她停止了哭泣。她从手上摘下戒指,轻轻地放进朱宇轩的口袋,拍了拍。

她挡住了男朋友的去路,像芭蕾舞演员一样轻盈。

她站在全身镜前,光着脚修剪着长长的卷发,默默地出去了。

记忆的画面开始摇晃凌乱,充满了异常的绝望,让人看着两眼想吐...

突然,一个尖锐的刹车!

朱宇轩尖锐的叫声从远处传来:“有竖琴,不要……”

然而,一切都是黑暗的。

贺友友看完这个故事后气得发抖:“原来,这是他前女友的车祸?我的戒指就是这样来的?他省下了麻烦,不需要改变任何事情!”

小霞的注意力被她面前的光线吸引住了。光线像被隐藏了一样,那是一只萤火虫。虫子飞了两次,最后落在一张白纸上。

A4纸,印有两个字:“征婚”!

小霞婚介角的婚介广告这两天看起来令人作呕。

“男,28岁,身高175,大学副教授,当地常住户口,120㎡婚房,婚后父母生活不同,新车30万辆……”

小霞问,“这是朱教授的相亲广告吗?”

何友友点点头:“我记得,两天前我发现朱宇轩踩在两条船上,当他回家时,他看到了一堆结婚广告。看到它们真的挡住了我的心,我把它们都扔进了黄色的井里……”

原来是这样!

这东西的百分之八十隐藏着活生生的灵魂,它仍然落入八仙街阵眼的黄色井里。难怪屏障扭曲了!

小霞伸出手,摘下广告,翻过来,看到背面有一个血迹,拼出一张漂亮的脸。

这张血淋淋的脸乍一看令人难忘。刚刚看到它的是梁友琴。

血液在纸上扭曲流动。美丽的女人微微睁开眼睛:“他只爱我...没人想带他走……”

何友谊起鸡皮疙瘩,用力捂住嘴。

小霞轻蔑地笑了笑:“你们都是素食主义者,还没有意识到吗?朱宇轩一点也不爱你!”

“你在胡说八道!”血脸突然从纸上跳了出来,脸瞬间扭曲,变成了一副向小夏扑来的厉鬼模样!

然而,没有等小霞反抗,头顶上突然响起一串咒语,每个字都像砖头一样被砸碎了!厉鬼一声尖叫,急忙缩回了纸!

然而,咒语并没有停止,小霞也深受其害。他被七块肉和八块蔬菜砸碎了。啊,这是个魔法诅咒!阎罗王,这会杀了她吗?

何有友受到小霞的保护,他露出牙齿喊道:“大哥!别看书了!它疼死我了!”

咒语终于停止了,秦星平淡的声音传来:“哦,我会让你暖和起来的,因为如果你回家挨打会更疼!”

小霞立即假装不知所措:“崩溃……”

秦杭怒不可遏:“不要可怜我!三天后,我绕了多少圈才找到你?你快死了,滚出去!”

然而,小霞转过她的眼睛,喊道:“即使我现在回到我的灵魂,我也无法摆脱毒药!这里有两个灵魂,你先把它们带回去!让梁友琴先进入我的身体!”

秦杭快要爆炸了:“什么?你再说一遍,盛小霞?”

尽管地狱之王暴死,小霞还是靠在他血淋淋的脸上邪恶地笑着:“梁友琴,打个赌!我可以证明朱宇轩根本不爱你!如果你赢了,我会把我的身体给你。如果你输了,你会从哪里来?”

小霞又醒了。

当我醒来时,我看见朱宇轩坐在床边,立刻呜咽着扑进他的怀里。

“我梦见你走了,你不走……”

“不要走也不要走,我哪儿也不去,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朱宇轩急忙哄她说出自己的感受。

秦航在门口看着他们腻歪,握紧拳头开始抽烟!

胖师父用凉风迅速扇他:“别生气,别生气!那不是小霞,那个灵魂是别人的女朋友!”

秦杭没有做过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让他们出来准备订婚派对吧!我不想有针孔!”

胖爷连连点头,猛抹汗水!

唉,这是怎么回事?小霞蹲在一口黄色的井里保护他的灵魂,但是他给他们找了一份如此艰难的工作。多好的一群兄弟啊!

小霞睡了三天,当她醒来时,她想找到朱宇轩。这个消息是胖爷传达的。

朱教授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滚爬着冲上去。然后他们痛哭流涕。第二次的狗血游戏持续了三天,导致秦杭变成了一个行走的爆炸袋,导火索爆炸,红花学院全天发生地震。

胖爷从未见过秦炎这样一个火暴的国王,所以他用自己的生命去调解。

两亿女孩必须嫁给朱教授才能找到工作。朱先生的父母怎么会不同意呢?所以订婚派对处理得非常小心。

王阿姨听说她未来的叔叔被盛小霞挖走了。她立刻被羞辱了!老人每天爬上屋顶拉着嗓子练习跳远,但是没有人能说服他。所以让太白在那边看着,至少不要杀任何人。

在这样动荡的形势下,盛小霞和朱宇轩的订婚仪式在故宫博物院的贵宾室举行。盛大的歌剧终于开始了!

八巷街的所有居民都来了,宴会分散在18张桌子上。这些人将来都将成为亿万土豪。朱氏一家的父母非常骄傲和快乐,他们非常高兴地闭上了嘴。如果老大哥没有看起来那么黑,一切都会更完美!

当这对夫妇交换戒指时,朱教授说他哭了:“事实上,我的爱很狭隘。不管你长什么样,年轻还是年老,我只爱你美丽的灵魂!你将永远是我永远的灵魂伴侣!”

在掌声中,秦杭低下了头,问胖爷,“什么是霉烂?”

胖子没有变脸就回答道:“一夜暴饮暴食!它腐烂发霉了,但有些人喜欢吃它,疯了!”

秦杭轻蔑地笑了笑,靠回到宝座上。

就在这时,私人房间的门突然被用力撞开了。身穿礼服的何友谊手里拿着一瓶五粮液和三个玻璃杯走进来。

“朱宇轩,你一直在吃猪食,而且跳槽太快了!我今天不是来砸场地的。我想和你一起喝一杯告别酒。附近的每个人都在场并目睹了一切。在未来,我们将一分为二,我们将按照命运生活和死亡。没有人会纠缠任何人!”

此时,何友谊倒了一杯白酒,仰起头喝干,引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白葡萄酒被递给了朱宇轩。在一阵诘问中,朱教授尴尬地喝了酒。

第三杯,他尤优递给小霞:“我听说有人只爱你的灵魂?抿一口那灵魂!”

面对恋人们的挑衅,梁友勤也不是个好茬,他仰着脖子一口气干完了!

但是第三杯白葡萄酒在哪里这么好吃呢?梁友勤吞下五粮液,立刻烧光了身体的五个部分。他掐着喉咙,无法呼吸:“你...你中毒了……”

“是的,我中毒了,灵魂中毒了。因为我学到了真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何友谊打开瓶子,从高处看着她,平静地笑了。

“谁让你杀了我?如果你欠我一毛钱,今天就还我!”

10

准新娘中毒,全场哗然。

秦杭举起手对着市政厅:“你不知道灵魂的毒药。这种酒的温度太高了,如果我妹妹喝了它,她不会死的。最多,她只需要变大一点,比如说,变胖。”

随着秦星的叙述,小霞的身体突然膨胀起来。

梁友琴看着他畸形的身体,惊恐地哭了起来。他只知道拉朱教授,但他吓坏了,把他推开了。圆球小霞摇摇晃晃地躺在地上,半天都站不起来。

这次,胖师傅辞职了。他抓住朱宇轩生气地说,“嘿!对胖子的歧视?你不爱她的灵魂吗?她的灵魂没有改变!”

秦兴国折断了他的剑:“灵魂毒药造成的肥胖是一生不可逆转的。朱宇轩,我原谅你今天的订婚。如果你以后拿到证书,你还敢抛弃你妻子的肥胖,这就是你的命运!”

说着,一巴掌拍在大理石桌子上,整个桌子都碎了!

朱的母亲尖叫着抓住她的儿子,绝望地喊道:“我们不会食言的。胖媳妇王家,请快说!”

然而,朱宇轩看着滚成一团的未婚妻,听着秦星的“终生不可逆”。他甚至不顾一切地喊道:“这是你的设计,所以他强迫我做一个丑陋的女人!我不会结婚的!真恶心!”

梁友琴立刻停止了挣扎,只是看着他,这次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秦杭等着结果,并“啪”地一声把一束灵灯放在桌子上。

“梁友琴,听到了吗?他不爱你,这赌你输了!朱宇轩之前告诉过你他先困住自己的灵魂,然后为你改变它吗?但他毒害了何友谊的灵魂,只是试图控制她不要分手。至于你,你只是被利用了。”我想打赌并接受失败,但我的灵魂仍在原处。"

地上的女人发出绝望的叫声,她就这样晕倒了。灵魂之灯的光束呼啦一声燃烧着的缕缕烟灰,突然变成了无形。梁友琴的心灰烧光了,小夏的手掌发黑立刻消退,灵魂毒药终于解决了!

秦星冷冷地看了朱宇轩一眼:“你想要安逸,你想要美丽,你想要金钱和美丽!明明有点真诚舍不得,偏偏还充满了多情的亲切!我见过许多自私的活人,但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必须给数字生活地狱贵宾,终极体验!”

胖爷会等这个命令的!他领着朱宇轩周围的每个人一个劲,嘿嘿地搓着手。

“朱教授,我只想知道,你是凡人,你怎么知道如何使用灵魂毒药?谁教你的?说实话!”

灯火通明的大厅顿时漆黑一片。团团南瓜灯升起来了,邻居都狰狞可怜虫!朱氏家族的父母被吓坏了。另一边,何有友倒了一杯红酒,给老两口举起一杯,仔细品尝了酸味。

秦杭抱着小霞走了出去,低头看着她粉红色的脸。他忍不住捏了捏她:“小杂种,这是你自己的馊主意。胖成这样,醒来哭死你!”

11

小霞在黄色的井里睡了很长时间。我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晚上。

当灵魂最终回到它原来的位置时,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梦或者一个醒着的时刻。它似乎看到秦杭和太白靠在窗户上,一个接一个地吃着大苹果,发出咔嗒声。

太白说,“我再也看不到河对岸已经肆虐了三个月的神奇气体了。你们这些18岁的鬼王日复一日地工作来绑魔阵。你累得像条狗。没用的!”

秦航叹了口气,“我们只是豁出去了。一群蟑螂能掀起什么大浪?几天后就会完成。”

太白同意:“是的,中国从根本上是稳定的。他们只是令人厌恶的人。话说,这件事你也给小夏解释一下!还有,你的旧伤复发了,你为什么不能告诉她?我妹妹几乎要窒息了!”

秦航摇摇头,说道,“我不能让她最后一次生命的结局重演。如果我将来有什么不幸,你一定要把她带走,再也不要回来!”

太白听到这里,突然吃不下一个苹果。

朱宇轩说他从跳蚤市场上捡到了几页《神奇的经文》,所以他学会了灵魂的艺术。像《神奇圣典》这样的大型杀人装置实际上已经上市。如果你说不是阎王干的,谁会相信?”

秦星的眼睛非常黑:“你知道,每次小霞的灵魂在世界上重现,它都会为我转世和死去六次……”

太白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喃喃自语,“是不是?趁这次她重生,你再检查一遍……”

秦杭摇摇头说,“不。”

“为什么?”

“检查不起。这次我不想知道真相,只要她安全……”秦航嘀咕着,伸手摸了摸小夏的脸颊,眼神从来没有温柔过。

太白看不到温柔的景象,抓起苹果核冲了出去。

关上门,仿佛看见秦杭弯下腰,靠近小夏...

为什么地狱里有这么多鬼王?因为死人太情绪化了,他们消耗得很快!

12

黎明时分,小夏脑海中沸腾的水粉泡泡翻腾得很厉害。小女孩的家人忍不住翻了个身,把自己埋在枕头里,捶着拳头,踢着小腿。

然后,一声巨响!小霞的木床突然撞到地上,扬起一团灰尘!

天哪,这张破纸板床!鼻子...似乎在流血?

小夏挣扎着爬起来,双手捂着脸,摸索着去洗手间。

两秒钟后,突然一声尖锐的尖叫,声波几乎穿透了屋顶!

门外,秦航已经到了,急着敲门。

“小夏?小霞,你醒了吗?你怎么了?”

“滚出去!别进来!进来,我给你看我的死!”小夏大声喊道,背靠着门。

在对面的镜子里,有她的倒影...胖乎乎的身体,粉红色的脸和红色的血从她的鼻孔垂下。

昨晚,大哥吻了这样一个...佩奇。

大哥,你喜欢什么?

不是...这不是大哥的问题...

哦,天啊!我现在真的很想死!上帝,第二天闪电会击中镜子里的胖子!

我宁愿转世,重新开始!(作品的标题是“灵魂毒药冰淇淋,剩女之谜”,作者是若菲莲。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一定牛彩票网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